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四川

网购逐渐成了村民的习惯,但快递进村“收费”瓶颈待解

2021-04-03 来源:红星新闻

“快递只送到镇上,还让我自己去拿,三天不取就要退回去。”这是不久前,四川资阳市中天镇的周某在网购衣服时的遭遇。他所在的桂林社区距离镇上约6公里,虽有邮政网点,但卖家发货选择的某民营快递却不送达,乘车去取往返需花费8元,他觉得非常不合理。

周某这样的尴尬在资阳其他地方正以一种邮快合作”模式展开,据资阳市邮政管理局数据,作为全国快递进村15个市级试点城市之一,试点半年多以来,资阳实现818个建制村通快递,快递进村覆盖率84.94%。

但红星新闻记者在资阳调查发现,快递进村给不少村民带来了便利,但当地主推的“邮快合作”模式也并非顺风顺水。在快递派件量是揽件量数倍甚至上百倍的情况下,派费成为快递进村“邮快合作”模式的“瓶颈”,双方的分歧或需要解决的问题,是快递从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增加的成本该谁承担?

资阳邮快合作示范产业园,有多家快递企业入驻

快邮驿站开进村头

网购成部分村民消费习惯

更多种植户开始网销水果

“有好几个包裹。”3月30日16时许,资阳市雁江区南津镇振书村2组的宋素菊来到村里的快邮驿站,一次性取走5件快递包裹。她说,自己还不习惯网购,但村里有了快邮驿站后,家里的孩子们经常网购,不仅是穿的、吃的,还有大小家电。

振书村在上世纪90年代前曾是一个乡,集市所在的一条街并不长,距离镇上八九公里。去年4月,当地邮政公司与中通、韵达等多家民营快递企业合作,联合在村上建立了快邮驿站。此前,村里虽有民营快递代理点,但“二次收费”让不少当地村民对网购望而却步。

“小件每件收三块,大件收五六块,有时买的东西才花几块钱,这不划算。”宋素菊说,那时,家里人赶场能买到的,都不会网购。“现在能在网上买的,很多都在网上买,所以家里快递比较多。”

红星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,不时有村民来到快邮驿站取走包裹,除了中老年人,也不乏学生。该快邮驿站的管理者王英夫妇是当地人,他们认为,自从村里有了快邮驿站,部分村民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,以前买东西基本靠赶集,而今网购逐渐成为不少村民的消费习惯。“从小的生活用品,到大的家电都有,一天派件量少则100多件,多则三四百件。”王英说。

南津镇振书村快邮驿站,有村民正在领取快递包裹

振书村的快邮驿站还辐射南津镇新添铺村、冻青铺村及松林村、元坝村部分组。王英夫妇介绍,村民们除了网购,也有更多种植户开始将自家种植的柑橘等水果,网销至全国各地。“种柑橘的多,今年一二月份,每天从这发货的水果都是两三百件。”王英说,除了水果,春节前后寄香肠、腊肉的村民也不少,有的平时经常将家里的土特产寄给在外上班的儿女。

对此,冻青铺村水果种植户刘大爷感同身受。“每年家里产的柑橘都有一万多斤,以前都是商贩来收。”他说,最近两年,在成都工作的女儿帮家里在网上卖水果。虽然卖出的价格更高,但每次发货,他都要用三轮车拖到10多公里外的镇上甚至更远的资阳城区去寄快递,花费的时间和成本也不少。“有时觉得很麻烦,我都不想送。现在,隔壁村就可以寄快递,距离也只有2公里多,今年我有一半多的柑橘都是网上卖出去的,收入也多点。”

在雁江区伍隍镇五里村等地的快邮驿站,类似的情况同样存在。而这,都缘于资阳在2019年启动的“邮快合作”及去年被国家邮政局确定为快递进村首批15个市级试点城市之一。据资阳市邮政管理局数据,截至2月底,资阳开通快递的建制村数量已达818个,快递进村覆盖率达84.94%。

开在村上的快邮驿站

更多村落渴望快递进村

村落布局分散、农村快递业务量小

快递“进村”成本过高成为难题

快递进村覆盖率达84.94%,但资阳市邮政管理局副局长王利坦言,这主要是指“渠道通”,“有一家进村叫‘渠道通’,两家为‘有效通’,三家及以上则为‘充分通’。”她说,除了邮政公司联合中通、韵达、极兔、申通、百世等民营快递企业建立的部分快邮驿站,“渠道通”主要依靠的是邮政通邮到村的网络,此外还有京东、顺丰等直营快递企业覆盖的部分村。

“前段时间在网上买一块钱的胶圈,取包裹却要给两块,要不就只有自己去10多公里外的镇上或城里取,耗时不说,坐车的车费或自己开车的油费也不止这点。”3月30日,雁江区保和镇晏家坝村村民何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虽然邮政的快递包裹能送到村,但其它快递品牌只送到镇上。因此,村里一家小卖部接下到镇上取包裹的“业务”,然后每件收取2元。“家里基本每天都有包裹,但很多卖家都不发邮政,我们还是希望更多快递能送到村上。”

何女士所说的小卖部老板黄某也坦言,她从镇上快递超市拿回包裹,每件会收2元。“这也方便大家,免得他们每个人跑那么远去镇上拿。”黄某说,村里的快递包裹一般每天一二十个,最多30多个。

“邮政寄件只能去镇上或城里。”在晏家坝,同样渴望更多快递品牌进村的村民不少,如做陶艺的肖洪平。去年10月,她回到村里办起陶艺馆,如今每月网购需快递的包裹上百件,销售方面除了本地城区可集中配送外,逐渐有了外地订单需快递发货。“以后规模大了,销售量起来了,估计我们连资阳城区的都没时间送,还是希望快递能开在村里。”

保和镇晏家坝村,肖洪平希望这些陶泥工艺品能从村里快递出去

红星新闻记者在乐至县童家镇陈家祠村、中天镇桂林社区采访还发现,邮政在当地设有网点,辐射周边多个村的快递包裹收寄,但除了百世快递在桂林依托小卖部有代投点外,其它民营快递企业基本没有进村。“有邮政,寄东西基本没问题。但很多都不走邮政,就只能自己去几公里外的镇上去取。”桂林社区及陈家祠村的多名住户都称,如今村里网购的人越来越多,但因很多快递不进村,去镇上取包裹又麻烦,也让不少人没有网购欲望。“如果其它快递都能送到村里,网上买东西就方便多了。”

也就是说,在快递进村“渠道通”后,也有村民希望快递进村能达到“有效通”,甚至“充分通”。然而,镇上的快递代理点经营者却不以为然,并为之叫苦。在他们看来,村落分散、农村派件量小,如无特色产业和电商,揽件量也低得可怜,逐年下降的派费对快递“下乡”到乡镇的他们来说已是微利,“进村”必然增加不少成本,只会导致他们亏损。

“好多人赶场时到镇上来取包裹也习惯了。”保和镇快递超市经营者廖女士代理了多家民营快递的揽投,在她看来,保和镇的揽件量很小,明显高于揽件量的派件量日均只有七八百件,但城区到镇上每件约0.7元的派费对于他们说,除去运输、短信和电话费、房租、人工等成本,已是“微利”。以保和镇日均七八百件派件计算,场镇所在社区及22个村每个村日均派件量仅30件左右,有的甚至只有几件。“远的村10多公里,如果要送到村上,那只有亏。”

“邮快合作”抱团进村

派费成合作“瓶颈”

“进村”增加的费用该谁出?

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,这“最后一公里”要打通,看似水到渠成,却并非易事。王利坦言,乡村振兴需要快递进村,但一些农村地区山高路远、地广人稀、需求不均,增加的运输和投递成本难免让许多民营快递企业望而却步。为此,推动邮政与民营快递企业“抱团合作”,通过仓储、运输、分拣、派送的资源共享来降低运营成本,是推进快递进村的一种较好模式。

“邮快合作就是利用邮政点多线长面广的优势,把分拨场地等提供给民营快递公司使用,统一分拣、运输和揽投,并在末端建快邮驿站。”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资阳市分公司副总经理、资阳市快递协会会长贾茂昌介绍,资阳在2019年启动“邮快合作”后,前期主要针对快递“下乡”,在乡镇推行。在资阳被纳入全国快递进村试点城市后,“邮快合作”转型升级,开始向村延伸。截至目前,包括城区的79个,资阳已建立265个末端快邮驿站。“我们今年的目标是实现县级有(处理)中心,乡镇有节点(周转中心),村村有驿站,全面打通县乡村三级快递物流体系。”

“我们把三级物流的基础设施建好,各家快递公司都可以搭在网络上。”贾茂昌说,2019年“邮快合作”以来,大的乡镇基本已实现全覆盖。目前,推进快递进村的主要问题是“进村”费用由谁出,“快递进村即服务的深度延伸了,费用肯定要相应增加。”

贾茂昌介绍,民营快递企业的派费是相对固定的,如雁江从城区到乡镇每件派费约0.7元。“7角钱包括从城区运到乡镇,然后送到客户手上,除去油费、房租,送到乡镇还勉强。”他说,目前民营快递和邮政合作,邮政替民营快递代运至民营快递乡镇代理点,每件包裹的运输费约0.25元,剩余0.45元给代理点。但“进村”,又远又散,成本必然增加。因此,邮快双方在合作升级中,目前谈的价格是从0.7元增至1.3元左右。

快递进村,图据图虫创意

“‘邮快合作’的两个原则是不损害(民营)快递公司的既得利益、不破坏行业价格体系。”贾茂昌说,针对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每件增加约0.6元成本,他们提出的思路是“政府补一点,邮政出一点,快递公司挤一点”来解决。

贾茂昌还透露,在快递进村的“邮快合作”中,目前主要是邮政免费试点,在部分村通了一些,但增加的派费成本已成为双方合作的“瓶颈”,至今仍未谈拢。因为,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给县级加盟公司的派费较低,除去运转成本,利润很低甚至亏损,这需要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的支持。

“没有总部的支持,我们要进村都是亏,一年至少亏50万。”某民营快递品牌乐至县代理点负责人表示,在四川,快递是以派件为主,总部给县级加盟代理点的派费每件不到1元,除去省公司到乐至的运输、分拣和场地成本0.38元左右,县城到乡镇的派费只剩下0.6元左右,快递进村如果只挤压末端,根本无法推进。因而,资阳“邮快合作”在快递“下乡”到“进村”所增加成本的分摊问题上,谈了多次也未谈拢。

某民营快递品牌雁江区代理点负责人则表示,民营快递已进入行业洗牌的淘汰阶段,有品牌快递已倒下,各家公司大打“价格战”的恶性竞争,导致末端网点的派费持续降低。因此,在资阳地区差异明显,大部分地区派件量是揽件量数倍甚至上百倍的农村来说,处于末端的县、乡两级代理点根本无力承受“进村”的费用。

解决之道

短期内降本增效

长效可持续发展需要与产业相结合

根据计划,资阳预计在今年6月将实现“快递进村”全覆盖,今年内建成县、乡、村三级快递物流体系,实现“村村有驿站”。那么,在推进快递进村“邮快合作”中,又如何解决当前遭遇的“瓶颈”问题?如何保证快递进村后的长效发展?

贾茂昌表示,针对目前快递进村派费成本增加这一“瓶颈”问题,除了向政府申请补贴,邮政贴一些外,他们也将向上汇报,争取民营快递企业总部的支持。“此外,在去年5月建成邮快合作示范产业园,多家快递品牌入驻的基础上,我们打算上自动分拣机,通过共仓共分共配等措施,降本增效。”贾茂昌说,同时,他们还在快邮驿站叠加小商超、金融等普惠公共服务,以让快递进村后能多一些生存空间。

资阳邮快合作示范产业园内,有快递企业正在分拣包裹

快递行业多名从业人员则认为,从各地实践看,优化分拣、运输等降本措施在短期内有助于快递进村的推进,但并非长久之计。“快递也必须与产业相结合。”贾茂昌说,在农村培育形成快递+产业,让消费品能下乡,农产品也能进城,才能让快递进村后留得下来。

某民营快递品牌雁江区代理点负责人还认为,民营快递虽在行业洗牌过程中,但长远看来,快递进村对各家都是机会,都有好处。“乡镇取缔快递二次收费后,我们在乡镇的派件量明显增加。”在该负责人看来,快递进村后,村民们逐渐形成网购的消费习惯,农村的快递量必然增加,甚至在部分地区可能出现爆发式增长。但他同时表示,快递进村后,要实现流量变现,必须与产业叠加,并叠加更多服务。“比如我们现在在城里的驿站都叠加了生鲜超市,下一步,我们进村后,也可以让农户种养殖,然后通过我们的快递让农产品进城。”

“政府补贴,可以把基础设施建好,但这不是长效发展之计。”王利介绍,在安岳柠檬、雁江柑橘等农产品的拉量下,资阳整体的派揽件比例在3:1和4:1之间,但地区差异很大。为此,资阳在推进快递进村的“邮快合作”中,必须与乡村振兴相结合,农业农村、交通运输等多部门参与,在农村培育出自己的产业,大力发展农村电商,并搭载乡村客运村村通的“金通工程”等平台。“快递进村后要长效可持续发展,必须要有东西卖出去才行。”

王利还认为,快递进村也需要快递行业的健康发展,在消费者支付足额快递费的基础上,快递企业也应提供与之相配套的服务,总部分配到末端网点的派费能保证快递进村。据她透露,针对快递企业存在的揽收进村快递又因超范围无法送达的问题,资阳已安排各家快递企业公开承诺投递范围,并具体到投放的建制行政村,目前具体工作正在推进中。在企业作出承诺后,邮政管理部门也将进一步加强监管。

资阳市邮政管理局行业管理科相关负责人还说,针对目前快递进村“邮快合作”中存在的派费成本增加这一“瓶颈”问题,他们在试点的工作汇报中已多次向国家邮政局反映,以期国家邮政局协调各家民营快递企业总部解决。

红星新闻记者 姚永忠

免责声明:
·本条信息为转载内容,本网站不能保证信息的准确性及可靠性,对相关信息所引致的错误、不确、遗漏或损失,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。如您发现有信息错误、违法等相关内容,请与我们联系,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 ·联系邮箱:admin#pzhol.com(#换@)  点此通过QQ邮箱在线举报违法信息!
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信箱: admin#pzhol.com ($换@) 在线纠错
攀枝花网 Www.Pzhol.Com Copyright(C)2008-2018 蜀ICP备18023319号